乐颖Carrie

嗯哼哼~我是曲教授的viola~

【尚晴】同居三十题 [Part.7]

Warning:强行发糖作,私设如山,OOC可能,慎入

Disclaimer:文中出现的原剧中人物和情节属于导演和编剧,只有私设和OOC是我的
 
Background:婚后设定,基地收了两个人的单身宿舍然后在家属楼里分了套房子
个别题目有独立背景,会在相应题目处标明



21、 屋顶上看星星
【独立背景】这个故事发生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前,没错,这就是个告白梗 :-)

三亚的夏夜,因为有了海风的吹拂而格外的凉爽,白天刚下过雨,夜空澄澈映着繁星点点,格外的宁静美丽。
追了金子晴大半年,想得到的方法都用的差不多了,尚堂正发愁下一步怎么办,一抬头,果断有了主意:请她一起去看星星。
此刻,两人正坐在基地办公楼的屋顶上。“怎么突然想起约我来这儿了?”金子晴问他。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觉得,这么美的星空,想要和配得上它的人一起欣赏。”为了追金子晴,尚堂不惜不耻下问,跟鹿宁学了不少套路。
金子晴瞟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两个人都抬头望着星空,各有所思。
“哎你看有流星!快许愿啊!”尚堂突然指着天空大喊。
金子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可是什么也没看到。“我没看到啊……”
“那这样吧,我把我这个愿望让给你,你来许愿吧。”尚堂笑着说。
“这也行啊,”金子晴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拗不过他,于是闭上眼睛许了个愿。
“许的什么愿啊?告诉我呗,我还能帮你实现一下。”尚堂很好奇的问她。“告诉你了不就不灵了。”金子晴撇撇嘴。
“那好吧,”尚堂只得先妥协,“不过,我有个事想告诉你,想送你个礼物。”说着,预谋已久的他拿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按下了播放键,“我想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面了。”
清脆的钢琴声伴着悠扬的笛声响起,随后笛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吉他声和尚堂有些紧张的歌声。

(以下是歌词)
坐在我身旁 你的心伤
不懂 我也不想
但你的眼泪 下在我心脏
回家的太阳 红着眼框
心疼 你的模样
影子的悲伤 也变得更长
昨天谁让你受过伤
今天想要让你都遗忘
是你 爱你让我变的更强
为你战斗永不投降
让我照顾你
我要让雨停出太阳
我 超越我自己的想象
风雨刀枪能为你挡
让我照顾你
让你未来放在我肩上

音乐还在继续着,歌声却戛然而止。“我就会这么多了……”尚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他并不是不会,只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下去,追了她这么久,一直没得到一个正面的回应,他想知道她的态度但又不好明着问,便想了这么个办法。
尚堂不知道的是,金子晴的眼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没想到你也听五月天啊,你平时那么严肃还真没看出来。”金子晴试图转移话题。她明白尚堂的意思,但是她自己也没有答案,这些日子以来,尚堂为她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她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尚堂在她心里是个很特殊的存在,只是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从过去的伤痛里走出来,如果走不出来,对尚堂来说也不公平。
“你没看出来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过没关系,可以留着以后慢慢了解,”尚堂又把话题拉了回来,“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我相信你,真的,过去的事情总会过去的,无论以后会怎样,我都会陪着你的,”他顿了顿,“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尚堂,你真的确定我就是你想要的那个人吗?”金子晴问他。她看过尚堂的资料,从军校到潜艇,他一直都很优秀,这样一个人突然就认定了心里有解不开的结的自己,她有些意外。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金子晴瞟了他一眼。
“真话就是,我也不知道,”看着金子晴有点惊讶的表情,他赶紧继续,“因为没人能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对的人。我知道我们之间会面临很多问题,我们的工作很危险,我也给不了你一个稳定的未来,但是为了你我愿意赌一次,我相信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输的。”尚堂不是没有过担心,但此刻,他的内心无比坚定。
金子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尚堂,刚才你不是问我许了什么愿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说着,她转身抱住尚堂,在他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那一瞬间,尚堂愣住了,“子晴你……”
“不是说要帮我实现愿望吗?怎么,说话不算数了?”金子晴故意不看他。
“算,算,当然算数!”才反应过来的尚堂欣喜若狂,把人紧紧搂在怀里,笑的嘴角快要到耳根了,“谢谢你,子晴。”金子晴也伸出双臂抱住了他,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
微风里,星空下,两颗心紧紧相依,他们既是在海上漂泊的战士,也是彼此最温暖的港湾。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刚结婚那会儿,尚堂和金子晴都还在享受二人世界,每一次保护措施做的都很好,再加上平日里聚少离多,就都没刻意提起这件事儿。
可是作为女人,总是有母性的,看着姜耀和黄小夏这一对儿马上就要迎来第二个宝宝了,金子晴心里不免有点羡慕。有一天,她看似随口实则故意的跟尚堂提了一句,“尚堂,要不,咱们要个孩子吧?”
闻言,尚堂转过头看着她,沉默了。
“子晴,对不起,”他的眼神有点黯淡,让她看了有点心疼,“我常年在潜艇上,你又得去医疗船执行任务,咱们的工作都具有危险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不想让你太辛苦,也不想让孩子有一个不完整的家……”
金子晴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抱住尚堂。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再提要孩子的事,只是每次走在大街上,看到年轻的父母牵着可爱的宝宝有说有笑的,金子晴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尚堂怎么会察觉不到呢?据姜耀说,有次战友聚餐,尚堂喝的有点多开始说胡话,说他对不起她,给不了她一个她想要的家,还说,如果她嫁给别人的话现在孩子都会跑了云云。金子晴知道了,又生气又心疼,气他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是那么幼稚,也心疼他把这件事一直放在心上。

再后来,金子晴帮尚堂拿一份文件,无意中在他书房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份写了一半的调职报告,她很诧异,这个用生命去爱潜艇的人怎么会想要放弃潜艇呢?她打开扫了一眼内容,瞬间被气得不行。
回到办公区,她连门都没敲就直接走进尚堂的办公室,啪的一声把那张纸拍在尚堂的办公桌上,“尚堂,你这什么意思?”
一看老婆生气,尚堂本能的准备开始哄,但是一看她手里的东西,又瞬间没了话。
“我这不是……随便写着玩儿嘛……”尚堂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太强行了。
“我就是觉得,你不是喜欢孩子吗,再者说,那次受伤之后我的身体也没有以前好了,所以……”感觉到金子晴犀利的眼神正盯着自己,尚堂只能实话实说。
“是谁受伤之后死活不吃药,还因为不能上艇跟沈文发脾气来着?又是谁,告诉我不要因为任何人放弃自己喜欢的职业,也不要因为感情毁了自己的军旅生涯的?”金子晴越说越激动,眼圈已经微微泛红,“是,我是喜欢孩子,但是我更爱你,那个高尚,堂堂正正,时刻准备着为了祖国牺牲一切的尚堂。还有,我们都是军人,都明白国家和人民的对于我们的意义。和这两件事相比,有没有孩子真的不重要。”
她又抓起桌上那张纸,举到尚堂面前,“这个,以后不许再写了。”说完,唰唰几下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然后转身就走,留下尚堂愣愣的站在原地。
走到门口,她突然回过头来,“你要是真心疼我,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工作,也好好过日子。”转过身出了办公室。

再再后来,金子晴35岁这年,两人终于迎来了他们的宝贝女儿,尚堂给她起名念晴。金子晴虽然羞的不行,但想到这个家终于变得完整了,还是很幸福。



A/N
实在抱歉,这个假期真的太忙,连着四五天的比赛和拍摄工作折腾的筋疲力竭,卡在飞来横祸太久还没有写完,就先把21和23放上来了,22飞来横祸会和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和25喝醉放在一起下次发上来,提前剧透一下,22我要虐金医生了哈哈哈
最近北京降温了,假期几天不得不穿的少结果就感冒了QAQ宝宝们注意身体呀~

好像又耗了一个多礼拜……
最近有点忙……
感觉人越来越少,不过我还是会坚持把坑填完的
正在产刀片
已经想好了但是不忍心下手QAQ
我尽力

又到周末了!
搬好了小板凳等着各位大大们更文~
顺便周日boss给放假了不用上班照样领工资哈哈哈
明天可以多点时间写文啦
顺便今天在微博看到了璐璐姐跳舞的视频~真的超级美~
好想把这个点编进小段子里啊
不过下次估计不会有……
下次估计是一颗糖一片刀
糖里大概会看到尚阎王唱歌?
刀的话,好想让金子晴去死一死啊(喂)然而我真的下不去手QAQ有没有人能帮我一把
啊啊啊啊啊啊心好疼

【尚晴】同居三十题 [Part 6]

Warning:强行发糖作,私设如山,OOC可能,慎入

Disclaimer:文中出现的原剧中人物和情节属于导演和编剧,只有私设和OOC是我的
 
Background:婚后设定,基地收了两个人的单身宿舍然后在家属楼里分了套房子
个别题目有独立背景,会在相应题目处标明



19、 离家出走

人们都说夫妻有七年之痒,可最近金子晴觉得,她跟尚堂还没到七年,就已经开始痒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绝对出问题了。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金子晴无意中看到尚堂和沈文坐在一起吃午饭,两人边吃边聊很是开心。而尚堂是怎么跟她说的呢?
“宝贝儿,我今天中午有工作没法陪你了,你自己要好好吃饭,别凑合啊。”
金子晴越想越来气,于是下午尚堂来找她吃晚饭她也没理,反而开门见山的问“你中午不是忙工作吗?为什么跟沈文一起吃饭啊?”
“就是工作啊,”尚堂一听就知道,自己老婆肯定又吃醋了,“前一阵高迪不是受伤了么,那小子喜欢沈医生又不敢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帮他一把啊。”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啊?”金子晴依旧不放过他。
“我这不是知道你肯定会多想,就没跟你说吗?再说了我说的也是实话,作为副艇长帮助艇员解决个人问题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嘛。子晴,别生气了啊。”说着,尚堂想要走过去抱抱她。
“你离我远点,我恶心。”金子晴一伸手把他推开。面对突如其来的嫌弃,尚堂有点懵,自己只是跟沈文吃了个饭而已啊,金医生未免把这事想得太严重了些。而下一秒,金子晴推开他跑到屋外的院子里,扶着墙一通干呕,这才让尚堂发觉她不是恶心自己,而是单纯的生理反应。
“你是不是中午又没吃饭?”尚堂跟出去追问,“就算生我的气也不能拿自己身体不当回事啊!”
“不用你管,”金子晴还在气头上,扭过头不理他,“找你的沈医生去吧。”
“不是……”尚堂刚要反驳,一阵电话铃响,一看来电信息,尚堂立刻接起来,“好,好的我马上来。”
“宝贝儿,别生气了,”尚堂抱了抱金子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领导找我,我先去一趟。”走到门口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金子晴一眼,最后还是转身出了心理咨询室。
而自从那天之后,金子晴就一直没见过尚堂。虽然他平时出任务一两个月不在很正常,但是她总感觉这次不一样,可能是因为他走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还有矛盾没有解决。然而,当她面对着两条红线的试纸时,她有点慌了,因为她问遍了全基地的人,都找不到尚堂在哪儿,并且非常不凑巧的是,沈医生也因为某些原因不在基地。金子晴的脑海里像小剧场一样不断上演着各种可能,其中出现的最多的就是尚堂跟沈文一起走了。虽然不知道真实情况,但是心理暗示久了就容易让人觉得是真实的。心里乱的很,又正好赶上轮休,金子晴便跟基地领导请假准备回家探亲,而领导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向上级汇报之后,准备让她先休息一年,把孩子踏踏实实生下来。
其实尚堂并没有跟沈文一起,这次任务是上级有意提拔他做另一艘新型潜艇的艇长,安排他参加的一个为期半年的保密级训练,而沈文也只是刚好在同一段时间被派出去学习了。尚堂是不知道这半年里金子晴的情况的,因此当他结束任务回到基地却找不到人的时候,他也慌了。想想问T队那帮小子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于是直接找了基地领导。
“小金啊,休假了,你不知道?”
“是,她电话打不通。”一路跑来的尚堂还稍微有点喘。“领导,能不能给我几天假,我想去看看她。”
“你啊,”领导看了看他,“也是,小金这个时候确实容易情绪不稳定,你去陪陪她也好,不过电话一定要通着,有任务随时回来。”
尚堂答应的很爽快,行李也没怎么收拾,就定了飞机票,火速飞到了西安。而当他敲开金子晴父母家的门,看到来开门的金子晴宽松的家居服下高高隆起的肚子时,尚堂整个人都傻了。
“你怎么来了?”
其实金子晴早就不生气了,作为心理医生,她明白自己的疑心是因为怀孕而产生的正常现象,再说当年沈文追了尚堂那么久他都不为所动,全基地都知道他心里只有金子晴一个人,更不用提结婚之后的各种花式虐狗行为了。不过,她还是打算稍微捉弄他一下。
“我一回基地,听领导说你休假了,就想来看看你。你这是……”尚堂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肚子上。
“你也看到了,孩子是我的,跟你没关系,你走吧。”说着,作势要把门关上。
“丫头,有客人啊?怎么也不让人进来啊?”这时候,屋里传来厚重的男声,没一会儿,金爸爸出现在门口,“哟,小尚啊,来来来快进来。你这孩子,怎么不让人进门啊,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说着,就把尚堂迎了进来。
“哟,小尚来啦,快坐快坐,正好午饭快好了,在家吃饭啊!”金妈妈见了尚堂显得一如既往的热情,俩人结婚前她就特别喜欢这个女婿,但女婿工作忙一年也见不上几次,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怎能轻易放过。“妈,我帮您。”尚堂自然也没辜负了丈母娘对自己的偏爱。
饭桌上。
“小尚啊我跟你说,你没在这一段,子晴跟家天天念叨你,说你怎么还不回来,怕你出任务有危险……”金妈妈一番话把金子晴原本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妈您说什么呢……”金子晴有点嗔怪的看着自己母亲。
“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小尚啊,前一阵子晴刚怀孕情绪不稳定,你多担待着点啊,她说什么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有没有,妈,我一点都没有怪她的意思。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跟子晴道歉的,走之前有些误会没说清楚,任务来的突然又没机会再解释,让她一直惦记着,对不起……”话音刚落,他感觉金子晴微凉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我都明白,我也不应该误会你,还害得你专门跑一趟。”此话一出,尚堂就知道,这一场风雨已经过去了。
后来呢,尚堂和金子晴两个人在西安又陪了几天父母之后,一起回到了基地,两人手牵手恩爱甜蜜的样子真的是羡煞旁人。



20、 一个惊喜

一年一度的征兵季又来了。
为了配合海军的征兵工作,潜艇基地选择了一种最能吸引人眼球的方式来宣传:拍海报。
而拍海报自然就要有模特,请来的摄影师在一众汉子间选来选去,最终选定了正在轮休的尚堂和他手下的六名T队成员,认为他们的颜值和身材能充分的展示海军潜艇部队的风采。
拍海报这事儿,金子晴也是知道的,毕竟尚堂能代表潜艇兵的形象还是让她挺骄傲的,不过海报会拍成什么样却没人知道。“反正这种机会也不常有,你就把它当成我给你的一个惊喜呗。”尚堂这么说着。
拍摄的那天,金子晴本来是打算去现场看看的,只是不凑巧,刚好要跟着和平方舟出个短期任务,错过了日子,心里还是有些遗憾。“没事儿,等你回来了,海报也差不多做好了,据说这次还要同步发到微博上,到时候直接看成品多好。”邮件里,尚堂如此安慰她。
没想到,这海报给金子晴带来的只有惊,没有喜。
金子晴出航回来,整理好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潜院的微博上找这次的征兵海报。看到图片的那一刻,她吓了一跳。只见图片上,七个大小伙子赤裸着上半身,看样子正在进行损管堵漏训练,尚堂被安排到了画面的正中间,头发被水打湿,面部表情严肃而帅气,胸前和两臂的肌肉强劲有力,小麦色的皮肤上挂着滴滴水珠,显得格外的……色气?
金子晴心里突然有点酸酸的,点开评论一看,果不其然。
“嗷果然颜值高的小哥哥们都已经上交给国家了”
“中间的小哥哥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星星眼)求嫁!!!”
“中间小哥哥明明是我的你们都不许跟我抢哼唧( ̄へ ̄)”
“55555555小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٩(๑~▽~๑)۶”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金子晴越看越来气,到最后索性啪的合上笔记本电脑,噔噔噔的跑到楼上去敲政委办公室的门。
“政委,关于咱们征兵的海报,我有个建议想跟您说说。”金子晴直截了当说明了来意。
“小金啊,来来,有什么想法坐下说。”
“是这样的政委,我看了咱们的海报,我觉得既然是海军征兵,不仅要招男兵,女兵也很重要,所以我觉得咱们的海报也不能只拍男兵。”
“嗯……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这样吧,我跟上级领导请示一下。”对于金子晴的建议,政委觉得还不错,他也觉得像金子晴这样的女军官如果参与海报拍摄也会对征兵起到积极作用的。
于是几天后。
饭桌上,鹿宁拿着手机跟战友们比划着,“哥几个,你们看潜院微博了没?原来不光咱们几个拍海报了,金医生也拍了,那简直是美若天仙啊,女神果然是女神……”鹿宁一脸花痴样。
手里的手机突然被一把抢走,“谁呀抢我女神……”鹿宁不耐烦的回头,瞬间吓了一跳,“尚……尚副艇长……”
尚堂瞪了鹿宁一眼,视线回到手机上。照片里的金子晴身穿海军陆战队的潜水服,端着枪正在做瞄准动作,紧身的潜水服把她姣好的身材勾勒的异常清晰。
鹿宁突然感觉气氛有点冷,再看尚堂,脸已经黑的不行。“副艇长……”
尚堂也没理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拍,气冲冲的就走了。
政委办公室。
“政委,我对这海报的事儿有意见。”尚堂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推门进屋。
“不是,你跟小金这什么情况啊?前两天她跟你一样,火挺大的来找我说要拍女兵,好不容易拍完了,你这又有意见,怎么回事啊?”政委有点崩溃。
尚堂也没顾着政委的疑问,拉开凳子坐下跟政委一通理论,“您看啊这事儿应该这样……”
最后,被印了很多份在征兵办事处和基地里到处贴的海报变成了这个样子:尚堂和金子晴两人身穿白色海军军装,T队的学员们则穿着蓝色迷彩服,众人整齐列队向着前方敬礼。
“现在年轻人不都说什么cp,我跟你们金医生这算是官配cp了,必须不能拆啊。”尚堂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这么一段话,把一众人忽悠的心服口服。



【下期预告】
21. 屋顶上看星星
22. 一场飞来横祸(火灾,地震 etc)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A/N
最近真的忙到绝望,二三四忙学习周五到周一忙工作,每天就晚上睡前的一点时间来写文,写不了几个字就睡着了……
下面三个题推进会比这两个顺利一些,另外下次会有个巨型刀片,你们有什么想看的虐法通通可以提出来哈哈哈
一边吃饭一边用手机发的文,如果格式乱了还请理解……
顺便求各位大大投喂
爱你们~

我错了
我知道我拖更拖了一周了
这个周末真的超级忙
到今天才能稍微喘口气
离家出走写的很卡
我尽量快
QAQ

同样是进度汇报
这周学而思秋季班就要开课了,昨天去开例会开到9点,这两天联系老师家长学生忙到绝望,整个周末大概都会是这种状态……
目前的文档是这样,大概是个剧透?没错那个“各自远扬”就是最近在酝酿的,是一个前文的补白,不会很长,应该会一次发完
三十题也在继续推进,速度不会太快,但是能保证不会弃坑,更完之后会把手里的其他小段子整理整理陆续发出来(比如你们看到的オレンジ)有时间的话三十题也会修改润色一边然后加上目录
各位大大们你们也加油,期待你们的粮!

【尚晴】同居三十题 [Part 5]

Warning:强行发糖(刀)作,私设如山,OOC可能,慎入

 

Disclaimer:文中出现的原剧中人物和情节属于导演和编剧,只有私设和OOC是我的

  

Background:婚后设定,基地收了两个人的单身宿舍然后在家属楼里分了套房子

个别题目有独立背景,会在相应题目处标明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这是个被我写恶心了的破车,恶心到已经变成雷了,非常不建议你们看,如果实在想看就点这里,看完有任何不适我都负不了责……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独立背景】《后来的我们》结尾后

os:没错看着这么甜的题目我偏要写成刀片哼

 

尚堂走了一年了。

这一年里的变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失去了一位优秀的艇长,虽然遗憾,但基地依然正常的运行着,正常训练,正常出海执行任务,就像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一样,只是在水下遇到困难时,官兵们有时会想,如果尚艇长还在会怎么样?

而金子晴呢。

一年前,当她带着孩子出现在基地的时候,着实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因为不只是尚堂,调离潜艇基地后,除了直属领导之外,她没再跟这里的任何人联系过。

尚堂的牺牲让她想了很多很多,以前并肩战斗的日子,他们追逐过的信仰。考虑再三,她还是把孩子送回了在西安的父母家,一个人申请调回潜艇基地。而基地领导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本来是想拒绝,但是像她这样的人才实在是不可多得,也只好答应了。

而这一天,是尚堂牺牲整整一年的日子。

一早起来,基地里的气氛就异常的压抑,大家脸上都不约而同的没了笑容。当金子晴来到陵园的时候,尚堂的墓碑周围已经摆满了各种鲜花,唯独正前方的一小片位置还空着。她把自己带来的花放在那里,然后蹲下来。

其实说是墓碑,倒不如说是一小块嵌在地上,刻着名字和生卒年月,贴着黑白照片的方形石碑。简单,朴实,一如其人。

“最近怎么样?工作有些忙,没能常来看看你,对不起啊。”她看着那一张小小的照片,自顾自的说着。

“我啊,我挺好的,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工作。放心了?”

其实尚堂刚走的那一阵,她过的并不好。晚上经常无法入睡,一闭眼梦里就会出现他的影子,她想抱住他不让他走,却怎么也留不住人,然后就醒了,枕头上已经湿了一大片。她有去看过心理医生,但是收效甚微,直到有一天她的心理医生说,“金医生,你也是学这个的应该也明白,你不是走不出来,而是不想走出来。你这样我是没办法的。”

这句话直直的戳到了她内心的痛处。的确,这些年她身边并不乏追求者,尚堂走后,身边的人也有意给她介绍,但她都一一回绝了,“我已经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人了,虽然,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等他。”有人还是不死心,“你以为你这样折磨自己,尚堂就能安心吗?”没想到此话一出,金子晴不但没回话,还哭了起来。慢慢的,也就没人再提这件事了。

“前一阵你生日的时候,我在和平方舟上出任务,没能来陪你,欠你的红酒,今天给你补上了。”说着,金子晴把袋子里的红酒瓶拿出来放在地上,“部队不允许喝酒,只能委屈你先看看了,等过一阵我轮休再来陪你喝。”

尚堂还在的时候,她一直没机会陪他庆祝过生日,但每一年自己的生日,即使是在她调离以后,他的祝福从来就没断过。她没有勇气去找他,直到在北京重逢,她终于想要迈出那一步,但没想到再也没了机会。

“还有啊,有个事想跟你说,希望你别生气,”此刻,金子晴的眼神仿佛闪着光芒,“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回到陆战队去了。”她停顿了一会儿,“你们都愿意为了潜艇,为了国家付出一切,我也和你们一样,虽然会比现在危险得多,但是我不怕。只是以后不能常来看你了,你会理解我的,对吧?”

其实这个决定并非一时兴起,回到基地以后,金子晴一直在准备这件事,通过了各种体能和军事技能的测试,又和基地领导打报告,终于得到了领导同意,目前正在交接工作。对领导,对心理医生,甚至对尚堂,她的理由都是相同的,但她自己心里清楚,只有面对紧张和危险,她才能暂时放下关于他的一切,也只有这时,她才感觉自己离他更近一点。

那一天,她和尚堂聊了很多,她这些年的生活,她的孩子,所有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的话,只是再也得不到回答。她知道,这随时都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这样和他说话了。

临走之前,她站起来,看着黑白照片上那个熟悉的温暖笑容。

“尚堂,这一辈子,我们把所有都奉献给国家。我们说好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谁也不当英雄,都平平安安的活着,好不好?”

一如后来,当她义无反顾冲进完全没有生存希望的险境里,她想起这些话,没有遗憾,没有后悔,而是坦然。

 

 

 

18、 接对方回家

os. 这篇里的回家指的是心理层面上的

 

一年了。

金子晴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时,尚堂在基地医院醒过来时,那一声冷冷的“金教官”。

他记得所有人,记得801的艇长艇员,记得T队的那帮小子,甚至记得已经牺牲了的吕艇长,可唯独忘了她。

他对于她的记忆,停留在了T计划伊始,那个自己有些抵触的女军官。

选择性失忆,作为心理教官的金子晴对这种心因性疾病再清楚不过,这些病人忘掉的,通常是他们不愿回想起来的事,而这些人当中,有的最终恢复了记忆,而有的却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了。

她其实很害怕,每次她去看他,他的态度都特别冷淡。“金教官,我没什么事,你忙你的去吧。”有一次,T队的学员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副艇长你别这样,您跟金医生毕竟已经结婚了,就算您想不起来也别太冷漠了吧。”可尚堂的反应却出乎意料,“结婚?我跟她?怎么可能!你们几个又瞎说什么呢?我跟你们说,她要是真结婚那也肯定是跟卢一涛……”没人看到病房外,一个哭着逃离的身影。

这一年里,作为心理医生,她尝试了各种办法,带他回他们的家看看,去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给他讲了他们过去经历过的事情。可尚堂不但对这些毫无印象,也丝毫没能想起关于金子晴的任何事情。

最初的一个月,也是对两个人来说最艰难的一个月。尚堂对于心理治疗非常抵触,“我跟你说了我没病,你怎么就这么多事?”对于那些出口伤人的话,金子晴选择了默默的承受着。尚堂拒绝回到他们的家里住,向基地申请了单人宿舍,却被金子晴以不利于治疗的原因否决,他就在办公室里搭了个床铺,让她没有丝毫办法。

而作为同样需要心理疏导的患者,金子晴自己却不能迈过心里的那道坎。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常常会把窗帘拉上,看着她跟尚堂一起的那些照片,想起两个人度过的或甜蜜或艰难的时刻,眼泪抑制不住的流。全基地的人都看得到她哭的红肿的眼睛,唯独尚堂不以为然。

第二个月,两个人都冷静下来,也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尚堂不再那么抵触心理治疗,金子晴也不再给他太大的压力。在金子晴的要求之下,尚堂虽然还是拒绝回家住,但同意了中午和晚上一起在家里吃饭。而金子晴也不忍心让他继续住在办公室,帮着他跟上级说明情况,争取到了一间单人宿舍。

在外人来看,他们俩似乎在陌生人和亲人之间的某一点达成了一种平衡,尚堂什么都不记得,自然也没往心里去,只有金子晴明白,这种所谓平衡其实维持不了多久,总有一天会向任意一个方向倾倒,但是她也知道,除了提交一份心理评估合格同意他上艇的报告,她什么也做不了了。

三个月后,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尚堂跟着801出航的日子越来越多,来接受心理治疗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在他心里,对这个一直以来执着于自己的心理医生的态度,却多多少少有所改观了。

后来有一次,尚堂问她,“金医生,他们都说你和我结婚了,这事儿是真的吗?”

金子晴没回答,却反问他,“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尚堂诚实作答,“从他们告诉我的事和你讲给我的事来看,结婚应该是真实存在的,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尚堂有点沮丧。

“好了,别想了,”金子晴看他状态不好,也没在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你出航也挺累的,先好好休息吧,这个以后再说。”

“差不多是时候了。”尚堂走后,金子晴深深地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有两份文件和两个小红本。看着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的“离婚协议书”,金子晴拿着笔的手颤抖着,最终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本来打算明天交给他,但他明天一早要随801出航,出于各种考虑,她决定等他下次回来再告诉他。其实对于这个结果,她早就有所准备了。她不想一直逼他去回忆,如果真的再也想不起来了,不如早一点给彼此自由,也许以后他还能重新爱上别的人,能过的比现在好。

这天晚上,尚堂敲响的金子晴办公室的门,但是没有人应。尚堂有些失落,明天即将出航,有些话想跟她说清楚。白天聊过之后,他想了很多,他想告诉她,就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也还是希望她能给他一个重新爱上她的机会,与其执着于过去,不如一起创造新的回忆。

找不到人,尚堂便来到了海边散心。海面如夜空一般漆黑,映着月明星稀,一切都和过去一样。海潮声中,他隐约听到了一阵音乐声,仔细分辨,是口琴的声音,循声而望,他看见金子晴一身白色军装,倚靠在栏杆上。这场景和旋律都让他似曾相识,忍着隐隐的头痛,他努力的去抓住眼前闪过的零碎片段,那是……和平方舟的甲板上,他被拒绝的那个夜晚。那一个瞬间,更多的片段涌入脑海,他们不愉快的初次相遇,冲突不断的训练,他心里萌芽的情愫,她不断的拒绝,到后来她的眼泪,她的改变,他的求婚,他们的婚礼,他们的第一次拥抱,第一个吻,共度的第一个夜晚……一切都如洪水一般席卷了他的记忆,一时间他有些眩晕,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再次看着眼前小小的白色身影,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慢慢的走近她。

“子晴。”

这个声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然而称呼,却是久违的。

金子晴回头望,看到尚堂的眼睛里闪着光,让她觉得熟悉而亲切,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尚堂拥住她,轻轻的擦掉她眼角的泪水,然后捧起她的脸,吻上两瓣柔软冰凉的唇。得到回应的那一刻,他知道,以前的他们回来了。

“亲爱的,我们回家吧。”

 

 

 

A/N

为了更新速度以后应该都是每两个或者三个一更了,时间看写文进度了,最近搬的砖有点多,又接了个初中英语的tutoring……没办法实在是快揭不开锅了

嗯言归正传,16题真的超级崩,自己都没眼看,你们就当是我精神出问题之后的产物吧,随便看看别太在意。

17题真的莫名符合今天中元节的背景啊,刚才回学校在公车上一路看见很多在路边祭奠的(虽然烧纸很不环保吧……)最后结尾金子晴那一段话原型出自于《重案六组三》里面杨震对季洁说的“咱俩谁也不当英雄,好好过日子,好好活着”当时看到就觉得很扎心,想起来就拿来用了。真的觉得这种话每每说出来,都会让人觉得特别难受。

18题是念叨了很久的失忆梗。尚阎王和小姐姐都是很理智的人,如果某一方突然不爱了,另外一方虽然会很难过,但是最后一定会给对方自由的。不过看在上一题已经发了刀片的份上,最后还是强行甜回来了。

后面两个题是“离家出走”和“一个惊喜”,正在构思要用什么梗……我也希望能早点更新然而最近比较忙……我会努力的~

好了
今天晚上更三段,其中有半辆被我扔了的小破车(其实写的太ooc就成了雷)
下一次的“离家出走”和“一个惊喜”还完全没头绪
求一波梗QAQ
ps. 昨晚被蚊子折腾的没睡好早上翘了卫生法学回来补眠结果被点名了真是好气啊

今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开了个车
醒了一看写的什么玩意儿……
自己都没眼看😂完全ooc
我要把这车删了
🙂

啊啊真的现在这个圈好冷
突然有点没有更新的动力
想做一条咸鱼
😂